风花酌酒

易燃易爆伪冷却的休眠火山

朝令夕改,说的话就和放哔——一样,我最大的忍耐就是沉默,不过休眠火山这个外号不是白来的。

低效率的画了很久,久到一天天的掉炭粉我又一天天的补上直到看起来油腻,画了擦擦了画一直不满意到现在也不满意,但是人啊,总归还是该知道什么时候放手,收拾心情换下一张了,加油,努力努力再努力。

知道问题在哪里但是改不动太难受了(.﹒︣︿﹒︣.)

端午请假回家,这次该收拾好的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
明天继续这张。

每次早上来看昨天的画都有可以改动的地方,一夜之间的进步?2333333

不过好像后面收形收过了OTZ空间感还不如昨晚(⁍̥̥̥᷄д⁍̥̥̥᷅)

过去阴魂不散的同时未来猝不及防,放低姿态努力努力再努力吧。

明天继续,感觉在这里绘画技能还没满点保洁技能快满点了,天天打扫教学楼打扫学生寝室各种疏通厕所。说句难听的话……他们这里去年没考好除了老师的问题学生应该也很微妙,以小见大来看,我从未见过如此之脏的寝室。这边也舍不得请保洁公司来搞就一天到晚充分利用我们这廉价的劳动力,微笑JPG。

姨妈痛还打扫卫生就很bad

本来以从前看书的速度昨天到的今天看完没问题,但是这书看起来太疼了,像撕指甲旁长得倒刺,小心翼翼不敢下手,哪怕真的下手扯掉了也会渗出丝丝的血,疼痛久久不减。

kindle在推百年孤独,很奇怪的顺手就买下了,明明原来在书店试读的时候翻了几页就丢开了,现在只翻了几页就读到一段特别喜欢的话,希望是好的成长好的变化吧。

“在蕨类和棕榈科植物中间,静静的晨光下,赫然停着一艘覆满尘埃的白色西班牙大帆船。船向右侧微倾,完好无损的桅杆上还残留着肮脏零落的船帆,缆索上有兰花开放点缀其间。船身覆盖着一层由石化的鱼和柔软的苔藓构成的光润护甲,牢牢的嵌在乱石地里。整艘船仿佛占据着一个独特的空间,属于孤独和遗忘的空间,远离时光的侵蚀,避开飞鸟的骚扰。远征者们在船内仔细探查,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只见一座鲜花丛林密密层层地盛开。”《百年孤独》